菜单导航

十八岁“逆行”,只因钟南山那句话

作者: 兰亭文学 来源: www.ltpic.cn 发布时间: 2020年06月27日 10:41:44

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快报

十八岁“逆行”,只因钟南山那句话

湖北省孝昌县第一人民医院,朱如归在工作间隙,打出胜利的手势。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4月17日,《新华每日电讯》刊载题为《陕西一学生志愿者援鄂59天——十八岁“逆行”,只因钟南山那句话》的报道。

从湖北归来,朱如归删了很多条朋友圈记录。

时光像是被掐掉了一段。但那些记录着振奋与低落、忐忑与平静的片段,已被他珍藏于心底。

两个多月前,18岁的陕西省眉县职业教育中心二年级学生,乘火车、搭汽车、转步行,只身前往千里之外的湖北孝昌,在孝昌县第一人民医院隔离病区担任志愿者。

在那里,他见证生死,也经历了不一样的成长。

回到校园,恍若隔世。每当同学问起在湖北的经历,他都莞尔一笑,简单回答一句“还好”。

其实,那段日子已刻骨铭心。

大年初一,他瞒着家人“逆行”湖北

“人家觉得我太小,又这么远,担心安全无法保障,都劝我留在家中。”片刻犹豫之后,他还是决定要去,理由很“冲动”——“84岁的老人都能战斗在抗疫前线,年轻人凭什么龟缩在后面?”

如果没有疫情,朱如归原本计划趁寒假来一趟远行。母亲经营的服装店铺要歇业几天,在福建读大学的姐姐回家,难得一聚,全家人准备报个旅游团出去走走。这个平日有些叛逆的大男孩,对出行期待已久,还专门买了一个大行李箱。

疫情突如其来。躺在沙发上刷手机时,有关武汉的新闻一条接着一条,朱如归有些烦乱。

身边的气氛也很紧张:亲友微信群里,真真假假的消息越来越多。县城大街上,许多人戴着口罩,行色匆匆。过年的热闹气息,全无踪迹。

1月21日,一张突然蹦出的照片,让朱如归坐不住了。“钟南山院士劝大家尽量不要去武汉,但他自己却向着武汉逆行。”他扔下手机,在家中来回踱步,只感到一股热血往头顶上涌。

事后回忆起来,母亲朱伟红才觉得,那天儿子和平时“有些不一样”。

整个下午,朱如归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打电话。

第一个电话打给武汉团市委。“我想去当志愿者,尽一份力!”满心期待,听筒那头等来的却是婉拒。同济医院、金银潭医院、协和医院……他顺着网上查来的电话逐一打过去,都是同样的结果。

婉拒的原因不难理解,但朱如归还是有些沮丧。

“人家觉得我太小,又这么远,担心安全无法保障,都劝我留在家中。”片刻犹豫之后,他还是决定要去,理由很“冲动”——“84岁的老人都能战斗在抗疫前线,年轻人凭什么龟缩在后面?”

计划开始实施。他瞒着母亲,悄悄准备口罩和消毒液,又找同学筹集路费。大家都是学生,只能你一百、我两百地凑,终于凑到了1000元。“我掰着指头算了算,这些钱差不多够了。”

1月23日,武汉“封城”,朱如归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“不能再等了,去了再说!这么大的城市,总需要人进去帮忙吧?”

除夕之夜,朱如归同家人吃了团圆饭,连细心的姐姐都没有察觉到弟弟的异常。当晚,他连夜写下志愿书,想着到了武汉“应该能用得上”。字迹不算工整,但却是用红笔写的,他还专门备注:红字以表决心。

大年初一一早,他告诉母亲,要去西安找同学玩。“疫情这么严重,你到处跑什么!”朱伟红扣下了他的身份证,他又说要出去走走,这一次母亲没有阻拦。

朱如归故意从前门大摇大摆出去,又悄悄绕到后院,提起早就准备好的行李箱,踏上征程。

他坐公交车到了最近的汽车站,办了临时身份证,乘火车到达西安。前往湖北的车票已经买不到,他掏出手机,查到离湖北最近的车站是河南信阳,“先去这儿!”

硬座车厢里乘客稀少,朱如归一夜无眠,满脑子都想着如何进入武汉。

车抵信阳,他打车到107国道边,再也无法前进。他临时决定,步行前往武汉。

每到一地,都有交通管制关卡。几乎所有工作人员看到这个戴着口罩、拖着行李箱的年轻人都很惊讶。有劝返的,有提出要送一程的,朱如归一一婉拒。“大家都在岗位上脱不开身,不能给人家添麻烦。”顺着国道,他走了一天一夜,累了就坐在旅行箱上打个盹。

大年初三晚上,他抵达湖北孝昌。后来才知道,这段路走了110公里。

此时,母亲还对他的“出走”全然不知。儿子去同学家小住几天,以前也有过几次。电话打不通,朱伟红并没有太在意。

博评网